当前位置:新浪DOTA2专区 >> 正文 作者:官方 时间:2019-11-14 13:05:21
DOTA2英雄外传————风暴之灵的复仇
DOTA2英雄外传,风暴之灵的复仇。

  1.

  一道蓝白色的球状闪电疾驰而来,沿途寸草不生。

  虚空假面:“这就是你的逃跑路线吗?!”

  风暴之灵迎风大笑道:“我可没有逃跑!”

  虚空假面:“现在你想逃也逃不掉了。”

  他猛然撑开双臂,一个巨大的时间结界便凭空出现在了闪电的前进路线上。

  下一瞬间,风暴之灵刚好撞入时间结界。

  虚空假面盯着结界中动弹不得的风暴之灵,笑道:“知道我为什么会提前在这等你吗?因为敌法师早就猜到你会逃跑了。”

  “哦?是吗?”

  风暴之灵那贱兮兮的声音却从虚空假面的身后传来。

  “怎么可能?!”

  他猛地回头。

  只见那道蓝白色的闪电已经飞到了天穹的边缘。

  “如果你已经逃走了,那结界里被困住的又是谁?!”

  虚空假面的笑容渐渐僵硬。

  结界中,一个虚幻的残影,正嘲讽似的朝他比着一个剪刀手。

  2.

  风暴之灵与敌法师的梁子,其实早在三个月前就已经结下了。

  那天。

  打完团战空血空蓝的风暴之灵,路过河道吃了个回复神符,顿时觉得神清气爽。

  阴影突然出现一个敌法师。

  见面就是一刀。

  毫无力度,不痛不痒。

  虽然这一刀伤害不高,但刚吃的回复符却因此断了。

  风暴之灵傻了。

  “你在……挑衅我?”

  敌法师一言不发,抬手又是一刀。

  风暴之灵气得浑身颤抖:“不说话,装高手?”

  敌法师仍旧保持沉默,抬手又一刀。

  风暴之灵看了看自己被打空的魔法条,咬牙切齿道:“好,好,好。你够狠。有本事你就杀了我。”

  他不甘心地闭上双眼。

  一刀。

  两刀。

  没有第三刀。

  一心等死的风暴之灵忍不住破口大骂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!?”

  睁开眼,敌法师早已不在原地。

  那天的夕阳很刺眼。

  风暴之灵低头看着自己的影子,觉得自己就像个傻子。

  一个被人戏弄于鼓掌之间的傻子。

  他暗暗握紧拳头。

  “敌法师,你给我等着。总有一天,我会让你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!”

  3.

  从那一天起,风暴之灵变了。

  大家都说他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。

  以前的他,总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模样,不管遇到多么艰难的局势,都能快乐地穿梭于泉水与敌军之中。

  而现在的他。

  眉头紧锁,沉默寡言。

  除了打野,就是带线。

  和队友唯一的沟通方式是语音轮盘。

  队友:“这波团能接吗?”

  风暴之灵:“我们分头带线。”

  队友:“不接团?带线能带得过敌法师?”

  风暴之灵:“帮忙拉下双野,谢谢。”

  队友:“……”

  队友叹息:“从前那个抱着游戏人间心态的快乐蓝猫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眼里只有兵线和野怪的风暴之灵了。”

  风暴之灵:“哎呀,我的锅。”

  队友:“想不到你还知道主动接锅。”

  风暴之灵:“人群叹息。”

  另一个队友:“我想你可能理解错了。哎呀我的锅,意思是兵线是他的,野怪是他的,火锅也是他的。”

  风暴之灵:“肥猩猩飞吻。”

  队友:“……”

  风暴之灵:“漂亮!”

  风暴之灵:“我们分头打钱!”

  4.

  低调,隐忍,杀戮。

  这是当初风暴之灵给自己定下的复仇目标。

  而如今。

  他已经低调了太久,也隐忍了太久。

  该到杀戮的时候了。

  有人劝他:“放弃吧。敌法师知道你要复仇,满级天赋点的是魔抗,你就算爆发再高也不可能打得过他。”

  风暴之灵一言不发。

  他缓缓打出一个信号:“我身上有不朽之守护。”

  那人又劝:“我知道你做足了准备,但他的准备不比你少!他可是无解肥敌法师!你带盾去,那就是连死两条命!”

  风暴之灵仍旧沉默。

  三个月的时间过去。

  当初在河道任人宰割的他已经死了。

  现在活着的是六亲不认、燃烧着熊熊怒火、一心只有复仇的风暴之灵。

  5.

  风暴之灵降落在敌法师面前。

  敌法师:“我等你很久了。”

  风暴之灵沉默。

  敌法师:“几个月前我就听说了,你要杀我。我想我们之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。”

  风暴之灵沉默。

  敌法师有些恼羞成怒:“不说话,装高手?”

  风暴之灵仍旧沉默。

  敌法师缓缓抽刀:“我本想和你化敌为友,可万万没想到,你是一个这么固执的人。”

  双刃出鞘。

  刀光闪现。

  风暴之灵站在原地,不闪不避。

  伴随着敌法师的出刀,一阵寒风迎面袭来,风暴之灵被打成了碎片。

  敌法师:“哼,残影。”

  他猛地回头。

  却没能如预想中的那般挡住风暴之灵的攻势。

  倒不是因为敌法师挡不住。

  而是因为风暴之灵压根就没有进攻。

  他就那么站在原地,毫无防备地背对着敌法师,静静地望向远方的夕阳。

  敌法师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。

  “直视我!崽种!”

  他一个闪烁跳到风暴之灵身后,一刀结结实实地砍在后背。

  风暴之灵吐出一口鲜血。

  但仍然不拿正眼看敌法师。

  敌法师怒吼:“你到底在等什么?!”

  风暴之灵往地上啐了一口血。

  夕阳正在缓缓坠落。

  他咧开嘴角。

  “你已经死了。”

  这是这么久以来,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。

  敌法师:“什么?!”

  风暴之灵不做解释,当即便化为一道闪电,向着夕阳飞去。

  敌法师看着风暴之灵渐渐远去的影子,也终于恢复了理智:“还好我早就猜到了你会逃……虚空假面正在路上等你呢。”

  6.

  虚空假面:“哥,他从我的时间结界里飞出去了。”

  敌法师:“不可能!我事先看过他的装备!以他的回蓝速度,远远不够持续飞行,应该刚好落进你的时间结界中才对!”

  虚空假面哭了:“可他真的飞出去了。”

  敌法师:“趁他没飞远,你快看他回蓝!”

  虚空假面:“他,他,他……”

  敌法师急道:“他怎么了?你倒是说啊!”

  虚空假面:“他……回蓝非常非常快,遗憾的是天太黑,我没能看清具体是多少。”

  敌法师一拍大腿。

  “我终于明白了。”

  “明白什么了?”

  “他身上的不朽之守护,根本不是用来复活的……”

  “那是用来?”

  “是用来回蓝的!”

  7.

  “原来……他一直盯着夕阳不说话,根本不是为了装高手。”

  “那是为什么?”

  “他是在利用白昼黑夜的交替,来计算不朽盾的消失时间!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但失去不朽盾的他,又凭什么能打得过你呢?你可是有着法术反制的敌法师啊。”

  “你根本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。”

  “能有多严重?”

  “如果球状闪电从一千米外朝我撞过来,我可能只会受点皮外伤;但如果是经过一百公里、一千公里、甚至是经过整个地球轨道的加速呢?”

  “那……我猜,即便是你,也挡不住这样的伤害吧。”

  敌法师沉默。

  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恐惧。

  面对疯子时的恐惧。

  8.

  那道蓝白色的闪电。

  从敌法师身前出发,途径荒漠,路过海洋,飞跃冰川,最终又将回到原地。

  此时的风暴之灵,裹挟着能够摧毁一切的狂风与雷电,奔袭而来。

  所经之地,灰飞烟灭。

  与其说他是一道闪电。

  倒不如说他是一枚核弹。

  敌法师眼睁睁地看着这枚毁天灭地的核弹朝自己疾袭而来。

  他无处可躲。

  他知道,再快的闪烁,都不会有光快。

  所以他选择闭上双眼。

  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风暴之灵的狂笑:“都告诉你了,风暴就要来了!”

  9.

  敌法师死了。

  风暴之灵不再紧锁眉头,也不再沉默寡言。

  他放肆大笑:“聚光灯呢?往这打!”

  10.

  河道。

  回复神符旁。

  一团液体从水中缓缓浮起。

  在半空中翻滚扭转,并最终凝结成了风暴之灵的模样。

  他望向河道尽头。

  残血的影魔正扶着腰赶来。

  风暴之灵盯着水面中自己的倒影,冷冷笑道:

  “轮到你了。”

  完。

新浪声明: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新浪游戏APP下载

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网站地图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通行证注册 | 产品答疑


Copyright © 1996-2015 SINA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
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