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新浪DOTA2专区 >> 正文 新浪游戏┊时间:2014-04-28 11:11
网友连载dota2小说“基”情燃烧的岁月-2
网友连载dota2小说 “基”情燃烧的岁月--夜“基”第二章,欢迎收看。

  躺在网吧椅子上的我,后来还做了一个简短地梦,我梦到有四个不错的队友,辅助尽心尽力,Carry一丝不苟,三号位劣势路也能打出自己的风采,而我则在中路为自己的队伍打出了一片天空。

  其实,我梦到的就是胜利吧,不过感觉,离我好远。

  .....。.

  当舍友叫醒我的时候已经早上七点了,我揉了揉眼睛,浑浑噩噩地在他们欢乐的言谈中回到了宿舍,我趴在自己的床上一觉睡到了下午三点。

  当我醒来的时候宿舍只有我一个人,下午没有课,不过他们都忙着去做了别的事情。我下床简单地洗漱后又呆坐在了电脑前,不晓得自己要去做什么。

  我看到我的桌子上多了一样东西,是一张传单。我翻开一看,竟然是一张DOTA2的宣传单。

  我知道DOTA2最近要推出国服了,之前也看过DOTA2的几场比赛,但是还是以保持现状的想法没有去触碰这个新的继承者。

  但是在现在我拿到这张传单的时候我的心脏却悸动了一下,似乎有什么在催促着我赶快做一个决定。

  我打开了电脑用百度搜索DOTA2的官网,按照上面说的一步步下载安装并且注册账号,虽然注册账号这里有一点麻烦,但是还是很快成功了。

  开放性测试么,我尝试地进入了游戏,一个带有各种信息的新闻界面出现在了我的眼前,经过短暂的更新后我点了“开始游戏”的按钮。

  屏幕变黑。

  健康游戏忠告,我承认我很健康。

  成功绑定账号,我可以进入游戏了。

  其实在这一刻我是十分激动的,作为一个老DOTAER,我也明白,DOTA是一颗璀璨的明星,这样的比喻虽然略显庸俗但是却是十分恰当的,我认为,WAR3老去的平台已经渐渐不能满足DOTA的改变以及变化了,DOTA需要的是一个新的蜕变。而当时的我并不认为,DOTA2便是DOTA的一场蜕变。

  进入游戏后,我先看了看具体的操作界面,再在设置中设置了我常用的改建等,同时,我也将技能的QWER键位勾选为传统键位,习惯了。由于经常玩单机游戏的习惯,我将视频栏中的设置都调整为了最高。

  之后我没有进入新手练习,而是开始了一场机器人练习赛。

  讲实话,进入游戏后我在英雄选择上出现了一些问题,这些英雄并不是像酒馆一样地排列选择,而是动态的卡牌模式来供你进行选择。

  我在一个一个辨别英雄后选择了我非常喜欢的TA,圣堂刺客。

  当时,外面下着雨,昏暗的宿舍内我没有开灯,我专注地看着我面前的焕然一新的DOTA,我觉得,这一刻就好像初中的某一天我的表哥带我进入DOTA的世界中一般。一切都那么特殊,一切又都完全平淡无奇。

  进入游戏后我不得不承认圣堂刺客的模型非常地漂亮,简单地披肩,暗紫与黑的颜色搭配,神秘的面罩与灵巧的马尾辫,手上若隐若现的光芒。这一切似乎都是为圣堂刺客这个名字天造地设地一般,这模型与她的名字竟是如此地般配。

  我慢慢熟悉着如何去买装备,才知道装备的购买是要用右键的,而英雄的技能点的位置也让我找了一会才看到,它就位于英雄头像的正上方。

  当我将要走出泉水的时候却发现了对方中路的英雄已经三级了。

  我走出近卫,哦不,天辉的水泉,看到这个地图其实并不是那么地陌生。

  这里的一切,基地建筑物的排布,起伏的高地,绵延的森林,灵动的英雄与奋不顾身的小兵。这一切,都是我熟悉的DOTA世界。

  我走向中路,那里已经有了两名英雄,我混杂在中间,几乎都不知道他们两个是谁。但这对我也毫无影响。

  我打开折光,一个漂亮的屏障笼罩住了我的身体,这个屏障同样也被樱花花瓣所包裹着。而我,看得似乎有些痴醉了。

  就在这时,我的电话响了起来,我打开看了一下,是张泽打过来的。

  “喂,什么事?”我接了电话。

  “你醒了?看到我留给你的那张传单了吗?”他问我,显然他指的便是我桌上那张DOTA2的传单。

  “嗯看到了,我已经下载下来了。”我回答他。显然我没有猜错,张泽是我们学校电竞社的主席,这样的传单,八成是他给我的。

  “哈,那么说你已经在玩咯?”他笑着说。

  “废什么话啊,我下载下来不玩干嘛,我玩游戏可不喜欢和人打电话。”我有点不耐烦了。

  “别介啊,我这就回来,你COPY给我。”说着,他便挂掉了电话。

  COPY给他?哦,我记起来了,他原来有段时间也是DOTA的死忠爱好者,后来因为受不了11的天梯分制度,被各种红杖队友、四保一阵容气的发誓再也不玩DOTA了。

  我看看我的TA,笑了一下,我忙活半天反而帮了别人的忙。

  于是我退出了游戏,开始将DOTA2往我的移动硬盘中COPY。

  而我则戴上耳机,百无聊赖地开始听歌。

  当我正听到张国荣的《我》时,宿舍门被张泽打开了。

  他笑着对我说:“我就料到你会下载,现在已经帮我COPY好了吧,我先谢谢你啦。”

  我拔下耳机,“我才没有帮你,白日做梦吧。”

  他笑着做了个鬼脸,拿走了我手旁的移动硬盘,二话不说便插到了他的电脑上去。

  “谢啦。”他说。

  “改天请吃饭吧,不过不对啊,你丫不是不玩DOTA了吗?”我将背靠在椅子上头偏向他问道。

  “没说不玩DOTA2嘛。再说我也没说要玩,作为一个电竞社的社长,我要做的是借鉴,借鉴,观赏,观赏。”他还是笑着回头说。

  “滚吧,刚才哥正超神来着。”我啐道。

  “这么厉害啊,刚玩就超神,佩服佩服,请问打的是简单电脑呢还是困难电脑,该不会是令人发狂的吧?”他将开玩笑的语气装的很严肃地问我道。

  “没工夫瞎扯,我出去吃饭了。”我塞上耳机走了出去。

  张国荣继续为我演唱。

  “我是不一样的烟火。”

  来到食堂,我点了一份牛肉面,大学两年我没有参加社团活动,打过两次DOTA比赛,不过都是在大一,大二之后再也没有了DOTA的比赛。

  大学期间没有妹子,女生似乎都对我这类不感兴趣,但是我对于她们似乎更加不感兴趣,只不过每当生理需求时便会格外地寂寞。

  原来没心没肺的朋友都去了别的城市,开始自己的第二人生。虽然在网上还是经常吹嘘着彼此,但是无法回到曾经线下五连坐,勾肩搭背没心没肺的日子。

  学习更是平平淡淡,每个学期都会固定地挂上一门两门,不是特别地坏,但是也算不得好,这样的人的存在,往往是最容易被人忽略的那一部分。

  舍友们都以为我只是会打打游戏,并且因为我坚持不打LOL,而戏称我为一句大神,但是有一天当张泽发现我的桌子上放着一本尼采的书的时候,他还是会惊讶道,“你竟然读尼采?”

  我吃着牛肉面,我不是太阳不是月亮,谁的生活都照不亮,我只是希望做自己最向往的事情,比如,我现在就想好好吃完这一碗面。

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网站地图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通行证注册 | 产品答疑


Copyright © 1996-2014 SINA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
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